昙华

特摄女孩(•̀.̫•́)✧
凹凸和火影,全职都有涉及。

太太们小心啊

青了个篮子:

占tag抱歉

我很喜欢我们的圈子,所以我要发这个,真的真的希望大家小心一点,文章和图片都是,大家遇到这种人也一定不要跟他们吵架,现在是真的希望各位都为自己,为圈子。拜托把这些都先去备份和删除,至少我们现在只能那么做了

暂时只能想到这些圈子,如果你还站别的cp,请也为了大大,自己的喜好,宣传一下

再次为占tag抱歉

矛盾

◆我对不起我的政治老师

◆在上政治里的矛盾,一直让我想起宗吾和魔王

◆人物属于东映,ooc属于我

◆矛盾的同一性和对立性,大家还记得吗?

◆魔王课堂开课啦。(如果有bug,不要介意)

  矛盾的同一性是矛盾双方相互吸引和相互联结的属性和趋势。它有两方面的内容:一是矛盾双方相互依赖,一方的存在以另一方的存在为前提,双方共处于一个统一体当中;二是矛盾双方相互贯通,即相互渗透,相互包含,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。

  宗吾看着政治书上的文字,一脸茫然。魔王走了过来,“怎么了?这幅表情。”宗吾指着书上的文字,眼睛里好像有无数的问号‘?’

  魔王看他这样忍不住笑出了声,『(。ŏ_ŏ)』宗吾鼓起脸颊,『(`ヘ´)=3』。魔王好笑地摸了摸他的头,“这不是很好理解吗?”宗吾闻言,有些惊讶。“只是见识比你多了点。不要想太多。”威胁地看了宗吾一眼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在想什么?”宗吾睁大了眼睛,【肯定是在想,“你怎么会政治,我们不都是学渣吗?”】魔王放空思维,努力让自己不去将那个小混蛋揍一顿。

  “那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宗吾靠在魔王的怀里,来自未来的魔王虽然在外貌上与宗吾一样,但是在身高上还是比宗吾高了些许。

  “这种东西只从文字上是不能很好地理解的。我举个例子好了。”“例子?什么例子。”脑袋被

人敲了一下,宗吾安静下来,“最好的例子,不是就在这里。”魔王抱着宗吾,“这里是……我和你?”宗吾疑惑。

  “我和你就是最好的例子。”顿了顿,魔王接下去说。“我和你,虽然外貌完全相同,但是实际上,我们是不同的。你的未来不在是我,我的过去也并不是你,我们是矛盾的两个个体。”

宗吾听着有点别扭,“嗯。”同意了魔王的说法。

  “而这同一性就好解释了。”魔王想到了什么,声调轻快了起来。“同一性的两个内容。一个是矛盾双方相互依赖。一个是矛盾双方相互转化。”宗吾点了点头,似乎有什么在渐渐明朗。

  “后者的意思是,你可以在某种条件的催化下,沿着我的道路,然后变成我。而我,也可以因为某种条件而变成你。”宗吾突然抬头,“你要怎么变成我?”魔王笑了笑,“秘密。”“诶?”魔王的眼神暗了下来,【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了,宗吾。我可是魔王啊……若是想成为你的话,唯一的条件就是——杀了你,然后取而代之啊。】抿了抿嘴,看着怀里的少年眼中没有任何遮掩的信任,魔王叹了口气,【我在想什么】

  “而前者呢,指的就是我在这个时代里,我依赖着你的存在……”魔王皱起眉,宗吾感到有些奇怪,“怎么不说了?”“抱歉,好像这个例子并不成立。”魔王突然想到,【宗吾他并不依赖我。】宗吾顺着魔王的思路想着,猛地从魔王的怀里钻了出来,看着魔王的纠结脸,又钻了回去,不过这次是面对面的。

  “你在你在想什么?”宗吾的黑眸紧紧地盯着魔王,“我当然会依赖你啦。”在魔王的怀里蹭了蹭,“在世界的眼里,我们可是统一体呢。这是矛盾的同一性吧。”

  “是啊,统一体呢。”

  

  我们就是如此矛盾,但却又相互依赖。




假面骑士zio 日常

◆果然黑化什么的不适合我

◆人物属于东映,ooc属于我

◆水仙棒棒(´。• ᵕ •。`) ♡

◆因为下一集还没有出来,暂时没法接下去写

虽然我好像并不需要剧情?



  又过了几天,盖茨明显感到不对劲。他看着又腻在一起的魔王二人组,“喂,月读,”他用手肘碰碰身边的少女,“嗯?”月读抬头看他,“你有没有觉得这两个人,有点奇怪。”月读点了点头,“你说的是,他们两个最近老是黏在一起的事情吧。”盖茨点头,“啊,这个,宗吾跟我解释说,魔王被这个世界盯上了,最近要待在宗吾身边才行。这样才能骗过世界的感知,稳定自身的存在。”月读这样说道,“为什么不跟我解释?”盖茨问。“大概是认为不需要吧。”

魔王懒懒地靠在宗吾身上,宗吾瞅着魔王头上因为睡觉翘起地头发,愉悦地梳理(撸)着,大概也就只有宗吾敢这样做了。

  “啧。”盖茨一阵恶寒,为什么感觉好可怕。

  “宗吾,我困。”魔王翻了个身,埋进宗吾的怀里,宗吾继续一脸开心的整理(撸)魔王的头发(毛)。魔王感受着温暖,气息慢慢沉稳,睡着了。

  “还真的睡着了。”盖茨愤怒脸,(/‵口′)/~╧╧我还在这呢,我可是要杀他的人,就这么睡着了?!!“啊,大概是认为盖茨的武力值不够吧。”月读看着盖茨的脸逐渐黑了下去,忍不住吐槽。【喂喂,月读你的人设崩了。】盖茨望向她,【啊?说起人设崩,难道最崩的不是魔王吗?】她指着沙发上得两个人,盖茨沉默了。

  (所以说最崩的人,果然是魔王吧,明明原来是毁灭世界的人设好吗?被撸毛什么的不存在的。)

  两个人走看了看沉浸在撸毛中无法自拔的宗吾,“从某种意义上讲,宗吾还真是厉害呢。”

撸魔王的毛什么的,“啊。”盖茨一脸纠结。


  

  



属于

 ◆ooc预警

◆考试完了,心态崩了

◆报社

 宗吾看着眼前的人,与他完全相同的容貌,露出完全相同的笑容。

  “你……你是……”他剧烈的喘息着,不知道是战斗后地疲惫,还是内心的恐惧。

  对方看他如此剧烈的反应,笑出声来。【阿拉阿拉,你难道不是很清楚吗?我就是你啊,未来的你。】对面的人蹲了下来,与宗吾对视,两双眼睛里倒映着对方的身影。

  宗吾闻言倒是慢慢地平静下来,【我不是你。】他听到自己这样说道。

  魔王又再次笑了,【这可说不准哪】,他站了起来,环望了四周。【这样的世界,还真是久违了】。魔王的眼底隐藏着黑暗,【你想做什么?】宗吾缓缓站起,忽而魔王站在他的面前,突然放大的面孔让宗吾有些被吓到,【呐,我想要让你成为我的】魔王抚上宗吾的脸,声音明明那样温柔,却无端地让宗吾想到了一条剧毒的蛇正在缠绕着他的脖子。反应过来的宗吾推开了魔王,魔王意识不察被推到在地上。他的眼睛一直在宗吾身上,不曾远离。

  【宗吾!】月读来了。看到眼前的事情猛的睁大眼睛,【两个?】她停下了脚步。

  宗吾刚想过去,手却突然被人拉住了,【这可不行】,魔王贴了过来,【你是我的】。奇特的力量慢慢充斥在宗吾的周围,眼皮不由自主地慢慢沉了下去,【不,不能睡】宗吾喃喃道,远处月读的身影逐渐模糊。最后身子一沉,倒在魔王的怀里。

  【你要做什么?】月读拿出了FAIZ枪,【你要知道,那个可对我没什么用哦】宗吾没了意识,魔王恶劣的本性也开始展现了。【说起来,我还要谢谢你,月读。要不是你和gaiz,‘宗吾’也不会变成这幅模样】,魔王朝她露出了笑容。【什么意思】月读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【他不是我哦,如果说我是暗的话,那他呀,就是光】,魔王看着怀里的宗吾,【那是当然】月读立刻说道。【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才忍不住想让他跟我一样染成黑色,原本光明的贤王堕落成为魔王时,究竟是怎样一番盛景呢,我想看一看】魔王笑着,月读从他的眼里看到了——地狱,【这样的话就属于我咯】,魔王看着月读因为恐惧略微颤抖的双手,眉眼一片温柔。

  【你,为什么】,月读的双手还在颤抖,【因为不一样啊】,魔王的手指划过宗吾的脖颈,【我一直一直都是一个人,一直都是。可是啊,因为我的缘故,却让他有了这么多的温暖,我不甘心啊】,魔王低垂着眉眼。

  【太干净了】,魔王把玩着宗吾的头发,【所以嫉妒,完全不一样的经历,明明我们是同一个人】,魔王的声音隐隐透着委屈,【所以才要毁掉】,突然话尾一转,声音变得低沉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 【属于我的,属于我的】,魔王逐渐不断重复,眼眸里弥漫上红色的光芒,【所以请你去死好吗?】

  ………………

  好黑,好冷,这里是哪里?大家,在哪里?

  宗吾猛的苏醒过来,映入眼帘的是奇怪的景色,无边无际的黑色装饰着的房间。他躺在一个大床上,连挂着的幔帐都是黑色的。

  【阿拉,醒了?】拉开幔帐探入的是魔王的脸,【!】宗吾突然清醒,【这里是哪里】,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【五十年后我的宫殿哦】魔王挑起宗吾的下巴,让他不得不抬头看他,【以后,你就是属于我的了。你没有办法逃离的,因为在这里,我是王,唯一的王。】魔王的心情显然很好,【嗯,是属于我的了。】露出了极其艳丽的笑容,然后就离开了。

  【属于?】宗吾低低地说了一句。

  【属于。】魔王嘴里嚼着这两个字,第一次真心的笑了。

  

 

  


  


假面骑士zio

  最近水仙股好像要涨了,嗯……我的文(≖`_̆′≖⑉)

这是第五章哒。

废了好大力气,结果发现其实自己有截屏,(╯°Д°)╯︵┻━┻好生气,还好有截屏。

  抱歉啊,大家,一不小心把存稿删掉了Σ(っ°Д°;)っ崩溃 o(╥﹏╥)o 对不起的说(ಥ﹏ಥ)

啊啊啊啊,第10集这里,gaiz的要打倒宗吾的信念动摇了呢!!!!!

我gaiz,就算魔王给我表盘,说我是他的同伴,我也一定要杀死逢魔zio!

可恶,快想起来,我不是那家伙的同伴,我是为了打败他,才来到这个时代。

【真香.JPEG】


老实人的DVD好逗,大家去看看吧。

美空真的是疯狂吐槽老实人的审美,但是我没想到老实人居然怕青椒啊。不会买车票,跑了十多分钟,我都要笑死了。

假面骑士zio 侍战队真剑者

  嗯,这是个脑洞。就是FOURZE篇,沃兹肉身草怪那里,第一句“邪魔歪道”的翻译是“外道”两个字,就莫名想到了侍战队真剑者,想着沃兹正在说(装)话(B)就突然有白布刷刷飞过来,然后侍战队登场。“外道,束手就擒吧。”

  沃兹:话被打断了,不开心(。•ˇ‸ˇ•。)